您的位置:肥城信息网 » 肥城新闻 » 正文

“银发族”进城陪孩子过年渐成潮流

信息来源:新浪安徽站     时间:2019/2/5 0:45:00     阅览:176人次
本站不生产或发表新闻,仅为广大网友提供新闻索引服务,所引用新闻均来自各大媒体网站,并非本网站发表!
预定车票,购买特产,背起行囊,奔往远方……以往在春运大潮中做这些事情的都是过年回家的孩子,而在今年的春运人口大迁徙中,有更多“银发族”准备前往异乡陪孩子过年。连日来,安徽商报融媒体记者在省城的各大交通枢纽探访发现,一些年轻人从返乡客变成接站人,他们翘首以盼父母风尘仆仆的身影,构成了“反向春运”现象中一幕幕“反向团圆”的温情故事。社会学家认为,“反向春运”也带来了时代发展的新课题。在以老人和小孩为主力群体的反向人群中,交通部门在旅途服务和安全保障方面更应当提供精细配套的服务。

    ◎人物:殷志友

    ◎地点:明光路汽车站

    三年前的

    地图“指路”

    1月30日11:30,殷志友从合肥明光路汽车站出站后,左顾右盼,没有看到女儿的身影。这个城市对他有些陌生,女儿结婚办答谢宴时他来过一次,如今外孙女都快三岁了,他再次来到这里。

    殷志友是宣城市向阳街道殷村人,女儿小殷在合肥打拼已有六年。结婚3年来,小殷每到年初一都会跟丈夫从武汉老家乘车去宣城过年。但2019年春节,一家人想法变了。“女儿刚换了一个一百六十多平米的大房子,亲家几天前就从湖北赶来了,我这次赶来也住在女儿家,除夕那天,我们和亲家一起陪孩子们过年。”

    “以往,每到过年孩子们两地跑,时间都摊给铁路和公路了。”殷志友说,女儿结婚以来,除夕夜在女婿家过,年初一就要赶到数百公里之外的娘家吃晚饭,“我和亲家现在都想开了,一年最重要的两个日子,老人怎么能忍心让子女们继续奔波?”

    殷志友的行囊里,有妻子叠好的换洗衣裳,还有妻子带给女儿最爱吃的蒿子粑粑和鸭脚包。出站后,她一连打了三个电话,女儿都没接,正当他焦急时,女儿电话来了。

    “爸,我今天接不了你了,孩子有点发烧。你身上不是带地图了吗?打个出租车过来。”“放心吧,我一会就回家看孩子。”殷志友非但没气,反而安慰女儿不要急。“智能手机女婿早就给我买了,我用不惯。”殷志友把一款翻盖手机揣进口袋,拿出3年前来合肥买的地图,注视着女儿所住小区的坐标,嘴角泛笑,“恒盛豪庭离这不远。我走过前面的一个信号灯,马路对面打车一直开就到了。”说着,殷志友弯腰系了系鞋带,背上行囊,径直向前方走去。”

    老人进城过年更划算

    ◎人物:张桂荣 黄兆军

    ◎地点:合肥高铁南站

    “快帮你爸爸接一些行李,我俩箱子里都是给儿媳和孙女的。”1月29日21:35,G149次列车准时抵达合肥。从山东泰安市专程赶来的张桂荣和丈夫黄兆军在出站口,给来接站的儿子小黄一个大大的拥抱。

    年前一家人相聚场景,过去五年来都会发生在泰安高铁站。三天前,黄兆军在给小黄通话时,得知儿子正要去超市购买年前带回山东老家过年的礼品,他不淡定了,“年前跟我们团圆几天,到了年初二孩子又得回去,给合肥的岳父岳母拜年,俺们为啥今年不去合肥陪孩子过年?”黄兆军说,在家他试探性地问妻子,没想到对方爽快答应了,张桂荣给儿子打电话,“今年到你家过年。”

    “今年到儿子家过年,主要是给孩子们省钱。”张桂荣给记者算了一笔账:从合肥南到泰安的高铁票是244元,儿子一家三口单趟就是732元,往返就是1464元。“到了泰安,儿子还要开他爸爸的车去肥城的农村老家看望亲戚,来回油费加礼品费又得花掉小两千元。”

    63岁的黄兆军也认为,以往过个年,儿子一家的大头花销都给铁路公路做“贡献”了。“我和妻子决定来合肥过年后,妻子从网上捡漏抢到了来合肥的往返车票。”张桂荣说,往返车票由她和丈夫承担。老家的过年礼数,他们已帮孩子们打点好了,“孩子家就是我们家,在哪过年其实不重要。”

    老夫妻一人回乡一人出国

    ◎人物:宋慧英 张立桥

    ◎地点:合肥火车站

    1月30日10:17,K4754次列车停靠在合肥火车站。从河南信阳到安徽合肥,坐了近5个小时车的宋慧英和张立桥在出站口见到了接站的儿孙。

    一个小时前,车上的老两口还在为过年打算拌嘴。65岁的张立桥说,老伴其实不愿意来合肥过年,人生地不熟的,时间长了待不住。“我倒不觉得生分。我给老伴说,等年后我和儿子从泰国游玩回来后,再跟她一起回信阳老家,她却执意非得年初二赶回老家。”

    小张说,母亲传统且执拗,这次来城里过年,她被老张好一顿劝才来合肥。“俗话说落叶归根,到了年根儿前,做子女的离家再远也得回家。”宋慧英说,但在今年,她留意到丈夫常在家念叨儿子答应陪他过年出国的允诺,担心丈夫来合肥后生活不习惯,又常忘记吃药,就陪他一起来了。”

    “我劝过妈妈跟我们爷俩从合肥一起出国,她说她合肥都待不住,更别说去国外了。”小张说着话锋一转,“不过,我妈能来合肥过年,我能感受到她对子女的爱,也能感受到她对父亲的牵挂。”

    “奶奶,大年初二我爷爷还在国外呢,我功课做完了,到时候我陪您回老家过年吧。”孙子的话让宋慧英喜上眉梢,“你不回去,我也管不了你。我到时跟我宝贝孙子一起回老家。”宋慧英向丈夫“责怪”道。

    [调查] 今年逆向客流增幅明显

    “反向春运”源自“反向团圆 ”,是指在外工作的“上班族”将老家的父母和孩子接来自己所在的城市过年,节后再返乡。1月30日,安徽商报从携程、途牛等订票网站消息,今年“反向春运”现象尤为明显,上海、北京、广州、深圳、杭州、南京、天津、青岛、宁波、厦门是十大热门目的地,除夕前一周飞往这些城市的机票预订量较以往显著增长。

    合肥火车站相关工作人员介绍,从今年的预售票的情况可以看出,今年逆向客流增幅明显。其中合肥站发往北京西的k4160次列车,车票很快销售一空;发往东莞东方向的k4697次列车也是如此。

    合肥火车站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,春节期间共有12趟返空列车开行,其中节前7趟,节后5趟。节前是合肥发往北京、杭州、上海、广州、东莞;节后主要是成都、淮北、阜阳等方向。为鼓励这种逆向客流,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在长三角地区共计加开类似的返空列车31趟并对车票进行了最高6.5折的优惠,让利“反向团圆”的家庭。

    记者留意到,“反向春运”航线机票价格也堪称“白菜价”,最低仅1.2折,且票源充足。除夕前一周,重庆飞深圳机票最低价190元,相当于打1.2折。

    [建言] 交通部门应加强保障

    “‘反向春运’是当前社会发展的新趋势。”安徽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王云飞认为,2015年,“反向春运”兴起,到了今年趋势尤其明显,我国春运发生了从单向返乡到双向选择的变迁。子女生活工作的大城市过年期间不再“空巢”,留住了人气,拉动了消费。“反向春运”带来了不少利好,同时也给交通行业提出了新考验。

    王云飞认为,作为“反向春运”的指挥官,交通部门除了在票价上给予百姓适当优惠的同时,还应在安全保障和路途服务上下功夫。

    王云飞说,“反向春运”的服务对象主要是留守老人和孩子。老人体弱、小孩体力上自然不比80后、90后,脑力上更跟不上当下的移动互联时代。“如何让这类群体顺利取票、进站、换乘,甚至避免坐错车,需要交通部门主动为他们提供比普通乘客更为细致贴心的宣传、提示、引导等服务。”王云飞说,在路途期间,为了让这类旅客体验“反向春运”的美好,交通部门特别是客流最大的铁路部门,要在餐饮服务、秩序维护、交通衔接等方面下足功夫,特别是针对老人、小孩等提供重点旅客帮扶、志愿者服务等便利措施和精细配套的服务,让更多的家庭在故乡之外过一个同样幸福的传统佳节。安徽商报融媒体记者 吴洋/文 刘职伟/摄

    (责任编辑  沈洁)

相关文章

网友评论

评论加载中...
赞助商推广链接
网站地图 - 广告在线支付 - 用户帮助 - 手机版 - 用户注册 - 在线投稿 - 广告投放 - 留言反馈
Copyright ©  05384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 .